概要

在本次网络研讨会上,您将了解到:1)携手专业的CRO合作伙伴,有助于保持增长速度、灵活性、“适应性”和区域专业知识;2)利用技术和黄金标准系统,可以提供一体化的全球管理结构和报告机制;3)采用不同的全球临床试验设置,便于获得优势和作出权衡。

讲稿

Arsalan Arif:大家好,欢迎参加今天题为“携手区域合作伙伴,共同管理全球试验”的网络研讨会。本次研讨会由Novotech赞助。今天将有三位优秀的专家组成员与我们一起分享交流。我先简单介绍一下他们。

首先,我们欢迎Novotech的项目总监Kim Steel。她拥有15年的临床研究经验,曾担任过研究协调员、临床研究助理(CRA)、项目经理和项目总监。

接下来,我们欢迎Leap Therapeutics的临床运营总监Reena Lynam。她有20年的从业经验,其中15年从事临床研究,目前担任Leap公司的临床运营主管。

最后,我们欢迎Ce3公司临床项目管理部副总监Julie Bowman。Julie在I期临床试验、II期临床试验和上市后临床试验的临床项目管理方面拥有丰富的知识。在加入Ce3公司之前,她曾在全球多个CRO工作,因此两类组织的运作和结构差异有一些有趣的见解。

我们首先听取大约20分钟的报告,然后进入问答环节。我鼓励所有听众和与会者积极点击屏幕底部的“问答”按钮,踊跃提出你们关心的问题。如果我们无法在会上回答您的问题,Novotech团队的工作人员将在会后对您的问题进行跟进。

接下来,有请Kim Steel。来吧,Kim,交给你了。

Kim Steel:谢谢,Arsalan。大家好,我是Kim Steel,大约从六年前开始担任Novotech的项目总监。我很高兴能有机会参加此次网络研讨会的互动讨论。由于在场有些朋友不曾与Novotech合作过,所以,我想先快速地介绍一下Novotech的基本情况。

Novotech在CRO业务领域大约已深耕25年。Novotech是亚太地区的生物技术专业合同研究组织(CRO),我们在11个国家和地区都有本地团队。我们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起家,后来进入中国大陆这个巨大的市场,同时也在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以及韩国等地开展业务,再后来,我们的业务逐步拓展到东南亚地区,例如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以及印度。因此,我们在广泛的治疗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并管理了1200多个项目。

一直以来,我们惯用的模式是在所运营的国家和地区雇佣经验丰富的当地全职监管和临床团队,真正帮助客户群体根据当地监管要求、语言和文化差异等因素,在当地顺利开展业务。Novotech为客户提供专业的咨询服务,包括CMC与生产指导。同时,我们也提供坚实的监管合规途径,以获得上市许可。Novotech还连续多年获得弗若斯特沙利文亚太地区年度生物技术CRO企业奖。可以翻页了,谢谢。

生物技术行业的当前微观趋势表明,大约85%的研究为后期研究,主要是III期研究。其中,大约30%的III期试验在两个或以上地区进行管理。可以翻页了,谢谢。

Novotech是一家成功且灵活的CRO。我们知道,每一项研究都是独一无二的,灵活性是关键。因此,我们采用多种运营模式,包括不时地与区域联盟伙伴的合作。对我们来说,有两种运营模式经证明通常是卓有成效的。一种是申办方选择成为各个CRO或联盟日常运营的主要联络点;第二种是主要的CRO作为各地区的中心联络人和协调联系人,并作为简化沟通的一个联络点向申办方报告相关信息。最终选择取决于团队的管理风格、时间、预算、专业知识以及各方对彼此合作关系的信任程度。

我暂时就说到这里。大家如有任何疑问,欢迎在后面的环节向我提问。现在有请Julie。

Julie Bowman:非常感谢Kim!今天,我将和大家聊一聊区域性CRO和全球性CRO之间的区别。我曾作为全球项目负责人,与一家大型的全球性CRO开展合作。我也曾通过作为现场人员,与Novotech以及小型区域性CRO合作。我可以这样说,与区域性CRO支持系统合作时,我们的研究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这确实帮助我们在整个研究设计过程中更好地支持申办方。正如Kim刚说的那样,运营模式的灵活性不仅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满足申办方的需求,而且还能满足我们在不同地区的研究中心和团队的需求。

我认为,当与区域性CRO合作时,有些非常关键的事情实际上与该区域的专业知识有关。当有该地区的人员支持我们按时完成各项工作,我们才能更快地激活研究中心,并实现目标,即招募相关患者入组。审视自身运营模式的流程灵活性是一项意义重大的能力。有了这种更扁平的团队结构,我们就可以与我们的受试者和职能部门主管进行一对一的直接接触,这更好地支持我们与申办方的沟通。

在我看来,与区域性CRO合作,还有一个重要意义。我们可以更加直接地接触到高级管理层。这种接触有助于推动高层对话,从而帮助我们在研究激活和研究交付的过程中更好地满足申办方的需求。

还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是,我们必须始终考虑成本,我们必须考虑项目进度。要知道,项目进度是项目管理者的真正驱动力。项目管理者是否知人善任,了解当地文化并掌握当地语言,这对项目的成功率具有重大的影响。下一页。

我们再来聊聊区域联盟模式的成功要素。Kim刚刚提到了这一点,我同意她在幻灯片中表达的所有观点。我认为沟通是第一位的;我们必须与我们的团队和我们的本地人员进行有效沟通。与小型CRO合作时,我们不仅有能力更好地管理个别职能领域,而且有能力实现整个研究的成功。CRO之间有过成功的合作经历,建立了牢固的合作关系,能够将成功的经验复制到其他的研究项目,这一点真的非常关键。我们需要了解他们和申办方在项目管理方面的灵活性,并且我们需要认识到世上并没有所谓的“惟一正确”的成功之路。我们确实需要在不同类型的研究中完成很多工作。即使针对同样的适应症,每项研究也都是不同的。我们需要认识到,我们在前进的过程中必须灵活应变并争取支持,才能更好地满足申办方的需求并且确保试验的成功。然而,我们总是在考虑患者的安全,文件的有效性以及类似的事情。我们能否与一个组织合作,实际上取决于我们能否进行明确的角色与职责划分。只有合乎逻辑和有意义的角色与职责划分才有利于研究的成功,以及申办方和其供应商之间关系的成功。

我们之前谈到了一些治理结构的问题。一切的关键在于,我们需要接触高层管理人员,进行一些在研究小组层面上不一定必要但却会有助于研究整体成功的高层对话,始终适应并遵循标准操作规程,并且在前进的过程中不断确定有意义的标准操作规程。一个地区的标准操作规程可能并不总能直接对标另一个地区。因此,接触当地的工作人员,了解其相关文化,以及理解决策背后的原因,对于研究的成功确实至关重要。下一页。对吧,Reena?

Reena Lynam:谢谢,Julie。大家好,我叫Reena,目前就职于Leap Therapeutics。这是一家位于波士顿地区的小型生物技术公司。我们大约只有30名员工。因此与许多小公司一样,我们往往身兼数职。于是,我们将我们的研究外包,因此,我们严重依靠外部CRO来为我们开展试验。我们现在正与Ce3和Novotech开展一项试验。这实际上也是我们与BeiGene合作的一项研究。

Leap Therapeutics专注于研究DKK1抗体“DKN-01”,简称DKK1。我们与BeiGene合作开发tislelizumab PD-1药物,这是一项针对晚期转移性胃和胃食管交界处腺癌患者的I期和II期研究。大家可以看下这张图。我将说一下绿色的队列2。对于队列2,我们正在招募一线患者,我们希望这一组能够按照方案招募20名患者。对于队列1,我们招募的是二线患者。在这部分研究中,我们需要验证一种检测方法。因此,我们对患者有一个要求,即DKK1高,也就是说患者必须出现DKK1过表达的症状。DKK1过表达与胃癌患者的总生存率低有关。特别是在亚洲人口中,DKK1表达水平可作为预测肿瘤复发和晚期癌症患者生存率的预后因素。这就是我们为何与Novotech和Ce3开展合作的原因。我们寻求Novotech的帮助,旨在将韩国纳入研究。因为除了DKK1过表达这一必要条件之外,我们还必须观察患者,遵循活检的初步标准,并将样本发给供应商进行测试,确保其符合相关标准,以便供应商开始进行筛选。大约33%的胃癌患者会出现DKK1过表达。也就是说,140-144名胃癌患者中,大约只有40名会出现DKK1过表达症状。整个研究大约需要72名此类胃癌患者。但由于是初步筛选,其中部分患者可能患有罕见疾病,因此实际需要筛选的患者数量还要更多一些。为此,我们必须去更多的研究中心,招募相关患者。我们选择了大约37个研究中心,其中12个位于韩国境内。令人振奋的是,我们在9月份实现首例患者入组(FPI),自此进入患者入组阶段。我们与Novotech和Ce3开展合作,将韩国纳入研究范围,并且着手下一阶段的试验。

Arsalan Arif:现在进入提问环节。我目前收到了很多问题,需要各位专家帮忙解答。那么,先请Reena回答第一个问题。

问题:之前你谈到了一点选择CRO时需要考虑的要素,但哪些才是需要关注的关键要素?

Reena Lynam:除了成本,还有什么?我打算先不说成本,因为每个申办方都希望尽可能降低成本。首先,CRO的经验非常重要。我们必须了解相关CRO在各个阶段的试验与项目管理方面拥有多少经验。此外,我们还需要考虑的要素是CRO的资质、总体情况和经验,以及整体大局。我们不想每次试验时都去寻找一个新的CRO,因此,我们希望与合适的CRO建立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大型制药公司基本都有长期合作的CRO;小型生物技术公司也希望与能够与规模相当的CRO建立长期合作伙伴关系。还有一个关键因素是CRO的流程。您如果了解CRO的流程,就能知道CRO采用何种工作方式,此工作方式是否与您的流程相吻合,以及不同意CRO流程是否会在整个研究过程中陷入一场拉锯战。此外,我们还需要考虑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合作伙伴关系。如果我们与CRO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就可以做到透明,而不会相互推卸责任,并且会达成“我们正在同心协力完成任务,我们的目标是取得试验的成功”的共识。

Arsalan Arif:对。你之前还提到了不想出去见很多CRO的问题。那么,你能说说,相比那些据说到处都有的大型CRO,选择区域性CRO有什么优势吗?

Reena Lynam:好的。其实,两者都有各自的优点和缺点。但我认为,区域性CRO很灵活,能够给予我们需要的关注,成本较低也更合理。从财务角度来看,区域性CRO符合我们的要求。Julie刚才说过,选择区域性CRO的话,我们可以接触到CRO的高级管理层。我们的团队忙于研究和完成各项工作。我们需要有更高层次的视角来观察整个研究项目的进展。如果项目进展不顺利,这并不意味着合作关系出了问题,可能是合作过程中出现了分歧。此时,如果我们如果能够直接与CRO高层对话,事情会变得顺利得多。区域性CRO的决策也比大型CRO更快。

Arsalan Arif:我还有一个问题。对于一家小公司而言,挑选CRO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对吗?既然如此重要,那该如何评估一家CRO过往的工作质量?

Reena Lynam:评估方式就是审核;我们肯定是通过审核,对其进行资质认定。CRO审核不能只包括质量审核。我要说的是,我们的跨职能团队、生物统计部门、临床操作部门、医疗安全部门应协同质量保证部门一起审核SOP和流程,确保其了解CRO审核,并在资格认证中预先提出问题。然后,评估还可以基于口碑。我问之前与我一起在生物技术公司和制药公司工作过的同事:“嘿,你听说过Ce3吗?你觉得Ce3怎么样?。我还让CRO推荐与贵公司规模相当的其他公司。

Arsalan Arif:好的,你的回答非常有帮助,谢谢你。Kim,我们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问题:你能分享一些关于区域性CRO专家如何为开展大型试验的生物技术公司提供灵活解决方案的例子吗?

Kim Steel:当然。在我看来,我们都希望CRO在日常的试验管理中能够作出快速、准确而明确的响应。所以,Reena说过,区域性CRO更有能够建立一个扁平的结构/[...]途径,所以我相信所有这些。Novotech的质量管理系统以及相关流程意味着,我们可以在保证质量的同时,灵活地满足申办方的需求。我想,我们有适量的SOP指导,也有同样合适且灵活的结构来支持和协助快速启动和设备。所以,较高的人员可及性意味着启动时间将会缩短,不同团队之间的责任感会增强。我认为,这确实有所帮助。

Arsalan Arif:那么,在这种灵活模式下,如何在所有这些不同的组织中保持这种模式的质量一致?

Kim Steel:不好意思?我断网了,Arsalan。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Arsalan Arif:没错。我想再重复一下刚才那个问题。你们现在能听到我吗?

Kim Steel:是的,就只是有点含糊。好了,说吧。

问题:我的问题是:当采用这种灵活模式与不同的合作伙伴开展合作时,如何能够确保所有不同方面的质量一致性?

Kim Steel:我认为,一开始就必须尽可能让项目有一个好的开端,这就需要一个详实的启动会议和一个真正尽职尽责的项目经理。如此一来,相关人员就能了解任务范围,知道沟通渠道,明确各自的责任,包括供应商或其他需要的服务,这一点至关重要。接着,所有各方的承诺是包装质量的关键,这包括个体对变化的适应能力。依据我的经验,这需要通过参与来实现。所以,如同项目管理一样,这个灵活模式非常注重研究的时间表、可交付成果和预算。Reena说过,这个灵活模式确实高度注重人员管理和一致性,考虑文化和工作风格,能够让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发挥出最佳水平。所以,我认为你必须让团队成员对项目里程碑、流程和培训负责。每个人都必须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这就需要优秀的项目管理。项目经理需要花时间进行质量检查,以确保流程合规,还需要建立一个强大的风险管理计划,以管理所有发生的问题和差异(若有)。我们需要设法拥有Reena所说的治理结构。一旦出现任何问题,可以更快地联系到上级,从而更快地解决问题。我认为,试验过程也会体现质量。采用这种灵活模式,你必须能够应对人员流动,你也必须实现无缝的交接,并确保所有的背景信息已经传递。所以,要想让所有环节正常运作,你小心谨慎地行动。

Arsalan Arif:看起来,需要完成很多项目管理工作,对吧?在我看来,其中一些管理工作是与区域合作伙伴开展合作的驱动因素。Julie或Reena,是否要对一致性进行任何补充?Julie和Reena,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Julie Bowman:当然。我认为其中一个关键在于,你可以接触到所有主题的专家,当地的CRO项目经理将负责进行监督。这一点非常重要。它确保了研究团队的持续更新,以及不同供应商和申办方之间的顺畅沟通。这是因为,我们都在为同一个目标而努力,那就是取得试验的成功。所以,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确保我们与所有合作伙伴的一切都到位。

Arsalan Arif:好的,非常棒。让我们看看下一个问题。

问题:我这里有几个问题。管理多个CRO合作伙伴需要承担哪些额外负担?Julie,你对此有何看法?

Julie Bowman:我认为这很有趣,因为管理CRO合作伙伴终究是供应商管理工作,而这也确实构成项目管理和全球研究管理的核心部分。这是视角问题,所以,我们要理解,通过与区域性CRO开展合作,可以了解当地环境、文化、语言、监管要求以及相关研究中心和研究的日常运作情况。这会带来很多额外工作。但是,如果有一个区域性CRO来负责这部分工作,我作为全球监督者,就只需安排一个现场工作人员,由他负责向我提供最新信息。这样的话,我的负担就会降到最低,而我们当天的产品仍将十分出色。所以,我甚至认为这不是负担,而其实是一项有助于申办方获得积极成果的战略决策。

Arsalan Arif:有趣的是,这就是心态问题,有些人就有这种心态。Reena,请你回答一个问题。

问题:澳大利亚与亚洲相关研究中心的流程与北美的有什么不同?你现在就在波士顿,对吗?

Reena Lynam:没错。

问题:我想这个问题实际上要探讨的是波士顿的生物技术公司所面临的区域性挑战,以及澳大利亚和亚洲的研究中心与北美的研究中心有何不同之处?你遇到过什么特别的挑战吗?

Reena Lynam:我知道,Julie可能对我接下来要说的内容有一些想法。我认为最大的挑战是,作为申办方团队,我们会试图接触北美地区的所有研究中心。我们会拿起电话,给各个研究中心打电话,而我们的CRO会说“住手,这是我们的工作”。当申办方的首席执行官走进来并问道:“患者或CMO进展如何?”。由于公司规模太小,你可能会说,“哦,我给研究中心打电话。”这就有一种种紧迫感。我知道,从CRO的角度来看,我确实不应该这么做。所以,这是你喜欢的事情,因为你可以更快地把答案交给你的高级管理层。但在美国以外地区,你不能这样做,因为1)你必须遵循时区差异;(2) 你必须尊重各个地区的文化差异。你还必须从一开始就学会如何建立合作关系,并且必须考虑何时启动研究。根据我在小公司的经验,大多数公司(不是所有公司)都是在美国启动研究。你就可以联系关键意见领袖(KOL),因此,你的重点是北美、美国和加拿大。当你去美国以外的地方,你开始了解相关差异。例如,化疗是标准治疗。研究中心会妥善进行化疗,我们不需要购买或付款,相关费用将由保险承担。然后,当你进入其他地区,如亚洲的一些国家,即使是标准护理,也是一项试验,你需要负责支付药物的费用。所以,你将开始了解并致力于此,甚至是学习如何回答问题。有些国家对偏差非常敏感。如果出现偏差,你要如何处理。所以,你一定要退后一步,相信你的CRO。Novotech等有专业能力的区域性CRO会告诉你:“我们会这样做,就是为了尊重当地文化”,而我们会说:“好吧,这确实不同,但我们完全理解并尊重当地文化。”

Arsalan Arif:Julie,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Julie Bowman:是的,我认为Reena提出了一个很好的观点。当你与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合作时,你会发现该公司往往是一个小型组织。我们理解一个小型组织需要接触并希望接触有助于推动研究取得成功的所有人员。我认为,当你与一个小型的区域性CRO合作时,他们能够理解我们想要有效和高效地与高层管理沟通的需求。当你与一个大型的全球CRO合作时,我们与其高层管理和高管依然隔着诸多层级,因此我们不倾向于处理CRO在日常工作中的问题,例如,“发生了什么事?”、“入组人数有多少?”等。区域性CRO能够理解我们团队所处的位置以及我们正在从事的工作。我认为,从区域性CRO的角度来看,这确实有助于进一步巩固合作关系,从而再次推动研究的成功。

Arsalan Arif:好的。我这里有一个问题。我想,这个问题可能更适合Julie和Kim来回答。我在这里读一下这个问题。

问题:选择试验国家的驱动因素是什么? CRO的选择是否决定了试验国家的选择?

Kim Steel:好的。Julie,我先开始回答吗?

Julie Bowman:你先来,我后面补充。

Kim Steel:好的。我认为,这是一个基于可行性研究人员所给出的建议作出的综合决定。显然,申办方需要考虑预算等问题,也必须考虑相关疾病或病症在某些国家的流行程度。启动和监管时间表,以及任何关键意见领袖,也会影响最终决定。申办方可能还需要考虑一下当前的标准治疗在国家之间可能出现的差异,以及这可能会对申办方制定的方案产生的影响。我想,从Novotech的角度来看,我们在不同的地区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因此可以提供协助;我们有这样的知名度,可以就试验国家的选择提供一些建议。Julie,你接着说。

Julie Bowman:是的,我完全同意Kim的观点。我认为,当我们与申办方合作时,特别是老客户(甚至是新的潜在申办方),我们从一开始就推动他们思考:研究的需求和结果是什么,四个时间表是什么,从全球角度进行评估是否有意义?现实情况是,我们目前处于全球化时代,因此,如果不预先进行此类对话,我认为就会错失良机。我们希望把握机会,找到合适的患者并尽快获得数据。我认为,能从更加广阔的全球视角看问题,确实有助于把握机会,但重要的是:务必在做决定之前,找到合适的时机进行恰当的对话。我们的Leap研究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Reena,我想,曾经可能有关于研究可能走向全球化的对话,但当我们开始研究时,选定的国家就仅为美国。我们评估了当时的需求,确定应该进入亚太地区进行相关试验。当然,并不是说不能改变想法,但我认为,前期做出的任何论断和决定对研究的整体时间有着巨大影响。

Reena Lynam:我认为,作为申办方,你应与 CRO分享思路-----

Julie Bowman:确实。

Reena Lynam:……这很有帮助。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在研究早期成功纳入韩国的原因。

Julie Bowman:同意。

 

Arsalan Arif:关于韩国,你能不能具体告诉我们一些关于韩国的情况,Reena?我是说韩国和美国之间有什么不同吗?有什么临床试验相关的文化或任何可以评论的内容吗?

Reena Lynam:我们决定去韩国进行临床试验的原因在于,韩国的胃癌发病率高于美国,我们想确保按时完成研究,并打破陈规地思考如何保持研究正常进展。韩国作为一个选项,其文化上与我们存在差异。例如,在可行性过程中,全球爆发了新冠疫情。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会选择韩国,因为整个亚洲地区都采取了严格的防疫措施,这是韩国的一大优势。其次,韩国的可行性研究比美国更加正式。我们可以于主要研究者坐下来交谈或开会,这多为面对面交流。所以,我们都选择韩国。让我们\[…]得到答案,并继续前进。你必须后退一步,确保你完成了高质量的研究,并将其传给美国。好的,我们现在正在这么做。让我们保持一些一致性。我认为我们的质量十分重要,所以,我们遵循这些文化差异。

问题:继续我们的下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看起来像一个声明,谈到了正在区域内争取招募的区域合作伙伴之间的友好竞争因素。Kim,你见过吗?或者你能说说这是如何运作的?

Kim Steel:当然。当然,我确实见过,也遇到过。我每天都在与其打交道,所以每个人都想一起完成项目。这是每个人之间的共同纽带。我们想保持关键意见领袖或伙伴关系,实际上所有的CRO,均与研究中心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没有人想破坏这种关系。我们都非常努力地保持这种关系。所以我想,让每个人了解研究预期目标和任何潜在承诺至关重要。根据我的经验,一些关键意见领袖或一些医生可能已经帮助制定了方案,他们可能想参加这项研究,但他们可能想要首个患者,或者他们可能只想加入某个队列,或者他们可能只有两个月的时间,而不是六个月。所以,我们需要意识到所有这些问题,以便我们能够管理预期。我们需要在合作伙伴之间做到公开对话,否则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只要大家保持沟通,共享所有信息,研究项目确实就会运作良好。

Arsalan Arif:有什么要补充的吗,Julie?

Julie Bowman:我同意您的看法。您说得再好不过了。

Arsalan Arif:好的。Julie,当涉及到与区域合作伙伴一起管理全球研究时,你认为最佳做法是什么?

Julie Bowman:我认为100%的有效沟通是决定成败的关键所在。我们需要建立合作关系,确立各方的角色和责任,并了解谁在做什么,谁拥有什么,以及如何提供更新。就灵活性而言,当我们与区域伙伴开展合作时,我们遇到的最大问题之一是时差。你知道,与韩国的研究中心合作,我们有12至14小时的时差。我们需要韩国与美国之间能够保持流畅、开放和一致的交流,以便当问题出现时,没有人觉得独立无援,或者未来12小时内将因美国尚未开放而无法得到任何支持。所以,真的就像Kim提到的那样,我们需要召开一个隆重的启动会议,明确相关准则、规则及责任。在正常工作时间之外,我们必须确保有人轮班并采用灵活的上班制。我们知道,这不是一个适合大家会面的理想时间,但我们必须随机应变并齐心协力。如此,我们才可以保持彼此联系,进行有效的沟通,并且最终再次努力前行,帮助我们的申办方到达成功终点。

Arsalan Arif:好的。好的。Julie,请你回答接下来这个问题。你当前就职于一个区域性的合作伙伴并身处这样的环境,但我知道你也曾就职过一些较大的CRO?

Julie Bowman:确实。

Arsalan Arif:二者有什么区别呢?他们没有这样做吗?跟我说说你的观点,这里的区别是什么?

Julie Bowman:我曾开展过全球研究,不过没有实际前面相关地区。所以,我坐在美国中西部的办公室内,却在设法支持欧洲的研究。现在,我开始支持亚太地区的研究。所以,我发现,我就像一根两头烧的蜡烛。这种情况对负责支持所有此类不同团队成员的项目负责人来说是一种折磨。尽管我的团队成员位于不同的地区,但我发现我无法为我的区域团队提供100%的服务,因为我在他们有空的时间里分身乏术。我只能对他们的电子邮件进行确认,但大多数我都只能表示“要到明天我才会给你答复”。我们都知道,电子邮件和问题的出现在很多时候并没有一个可以等待的12小时窗口。我的团队成员确实需要一种即时的回应。我认为,如果仅从全球的角度理解,时区只是我们团队成员在现实世界面临的一个不幸现实。但我也认为,我们必须考虑这样一个事实,当我坐在美国中部的办公室,我需要招募患者,我需要给亚洲或东欧的团队成员快速而具体答案。此外,我们必须再次回到我们现实的全球化市场,我们必须以更及时的方式提供服务。我认为区域性CRO正好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这些问题。

Arsalan Arif:好的,好的。Reena,我这里有个问题需要问你。

问题:我们收到了一些与QA和GCP有关的问题——申办方需要考虑哪些具体的问题(可能可以快速回答),才能确保你们尽职尽责并遵循所有ICH指南?

Reena Lynam:是的。我们需要考虑的就是区域性的指导方针。作为申办方,我们全面执行ICH和GCP。无论在哪个地区,我们都努力做到这一点。然而,当你进入美国以外的国家时,你必须遵循区域性指南。它不指单一的某个指南。所以,如同GDRP的患者保密规定,如果你把样品从美国境外运到美国,或者将试剂盒从美国运到美国境外,你就需要了解进出口许可证相关指南。尽管都是进出口的指导方针,但也会因区域的不同而有所差异,所以这些指南都很重要。我认为,你的PM应该从一开始就花时间与CRO、区域性CRO以及全球CRO浏览和了解相关指南,以便你降低相关风险并开始考虑时间安排。

Arsalan Arif:好的。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好吧,让我们看看。此前,有一位专家小组成员——我不记得是谁——曾提到了一些关于可行性的问题,这对于跨区域试验来说可能很复杂,对吧。所以你能不能多告诉我们一些关于如何进行全球试验的可行性研究?

Kim Steel:好的,我先来。Novotech有一个专门的可行性团队来启动项目。我们也有一个平台,我们使用的是[......],能够为我们保留了所有的信息,因此被广泛地提供给团对成员。我的座右铭永远都是:可行性不能只限于某个时间点。通常人们会在研究开始时着手这项工作,而一项研究可能持续两年、三年。在此期间,形势会发生变化。新冠疫情即是如此。PI可能会改变,能力可能会改变,医院的结构可能会改变,所以你需要时刻了解当前的形式发展。因此,你的CRA需要在正确的时间提出正确的问题。所以,从研究一开始,你有你的专业团队,我们有我们的知识,我们可以指导你前往我们认为理想的区域进行相关研究。申办方会给我们提供他们希望报名参加的时间表,然后我们说:“好吧,我们认为你应该去A国、B国和C国,而不是仅仅在某个地方的四个研究中心。”我们有这方面的知识,但我认为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在我看来,只要坚持不懈,人人都能取得进步。因此,我们既需维持临床试验始终处于正轨,又要能够随机应变。

Arsalan Arif:Julie,有什么需要补充吗[…]

Julie Bowman:我很赞同这个观点。我认为,我们依靠前期研究的能力来帮助选择目标研究中心。我们希望能够入组的患者与可能入组的患者之间仍需大幅平衡。很多决策都是基于最初的可行性研究作出,并被送到了各个研究中心。所以,我认为,我们确实需要跟进并评估18个月前情况与当前情况的差距。这[......]了一连串的问题。对此,我们即将进行的研究或目前正在积极招募的研究均未做好准备,所以我们需要谢谢可行性调查问卷为我们提供的信息,我们还需要采取后续行动,看看与18个月前相比,这些问题目前如何了, 18个月后又会是什么样子?

Arsalan Arif:在我进入下一组问题之前,我想提醒观众继续点击屏幕底部的“问答”按钮来发送问题,我们汇总了很多问题,如果我们来不及回答您的问题,会后会有人跟进并回复您的问题。我鼓励大家向我们的专家提出问题。我打算汇总这些与新冠疫情有关的问题,以便专家小组根据其各自的专业知识以及立场进行回答。

问题:新冠疫情对研究中心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实际上,你们每个人都可以说说研究中心采取的适应措施?你们如何适应不同地区的新冠疫情?也许可以先从Julie开始?

Julie Bowman:我先来。有趣的是,当新冠疫情来袭时,我们的研究处于不同的阶段,有的处于结束阶段,有的处于启动阶段。最终,我们根据对新冠疫情影响的理解以及对FDA指南的理解,通过适当的方式管理和支持我们的研究中心。重要的是,我们从新冠疫情的最初带来的冲击中走出来后,我们的很多研究中心并未准备好进入远程控制模式。后来,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我们的大多数研究中心现在可以很容易地接受远程监控,可以接受远程药物问责,甚至可以从患者的角度进行虚拟访问等等。所以,在过去六到七个月里,我们实现了巨大的增长。各个研究中心已经努力做好自身定位,尽量减少对患者的影响。这始终是我们的目标。我认为,FDA在这方面确实为我们提供了实际的支持。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我们真的能够顺利地渡过当前阶段。我知道,Reena,我们的研究并没有遭受任何重大影响。由于人员配置和资源问题,研究中心启动过程较慢,这可能有一点影响。但是,问题的根源在于沟通不畅,以及未在正确的时间提出正确的问题。

Arsalan Arif:Kim?还是Reena?Reena,你能谈谈这个问题吗?

Reena Lynam:我来吧。[…]我同意你的观点,我们一直在学习,因为研究中心也在一直都在学习,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回到疫情爆发前的状态。这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我们与此类研究中心开展合作,并锁定了另一项研究。我们经历了理解远程监控和确保患者保密的过程。你没有转移带有患者信息的数据,并与研究中心开展合作,了解其所拥有的系统。然后,我还知道,对于我们目前的I期和II期胃肠道研究,我们没有拒绝并正在寻找一些研究中心。我们评估研究中心是否拥有电子系统,是否只采用纸质系统。我们不只评估这些你现在开始审视的方面,我们还通过"如果这事发生,会导致什么后果?"的方式评估其合适性。这是因为我们必须进行监督,而Ce3和Novotech必须完成监测阶段的工作。我们需要确保患者的安全。如果我们无法获得数据,我们就无法做到这一点。

Arsalan Arif:新冠疫情是否有任何其他方面影响了临床研究?Reena,说说你现在的看法。之前,你说过如果研究中心位于美国境内,你真的想亲力亲为。我们现在的工作方式早已发生了巨大变化。当我们都接打了疫苗,生活恢复正常之后,你的想法是否发生改变?有哪些事情是你不想改变的?

Reena Lynam:嗯,很高兴看到Julie和Kim。作为小型生物技术公司和申办方,你们公司的分支有的支持远程办公,有的不支持远程办公。我认为新冠疫情证明了一点:我们都很专业,可以在家里办公,不要去一定办公室。我认为这是对远程办公群体的尊重,所以我不想改变这种状态。如果我们在一个会议上,我们正在谈论的东西,就像“好吧。现在有请Julie或Kim和我们聊聊”,而不是说“哦,好的,他们是远程办公。我们忘了他们。”

(43:12听不清)

Reena Lynam:是的,所以我希望能保留这种办公方式。是的。

Arsalan Arif:Kim?

Kim Steel:我想我从新冠疫情管控上学到了很多。就像Reena说的那样,我们在Novotech成立了一个任务小组,直到所有人都开始深入了解:远程SDV、申办方对远程来源数据审查与验证的接受度,以及数据库法受到的影响等细节问题。我们努力确保供应商到位。对于那些无法立即将所有工作安排妥当的研究中心,我们可以提供受知识产权法保护的供应商。在显然不需要我们参与的情况下,供应商也许可以直接到患者家里,或者提供家庭护理。你只需要做一些安全血液检测,保持你的研究继续运营。所以,我们已经设法让所有事情就位,还获得了一些关于患者知情同意书或临床监测计划语言的通用批准,以便我们可以尽快采取行动。如有II期和III期时间,我们将做好充分准备。不过,我也同意Reena的观点。我很高兴看到所有的团队都在远程办公。实际上我们这边也是如此。这是一个非常古怪的团队,很多的人参与进来,不避讳镜头,拿起电话等设备进行办公。

Reena Lynam:我认为你提出了一个很好的建议,但我们不想抛弃技术上落后的所有物品。现在我们正在学习,我和Julie一样热衷于远程SIV、网络研讨会等。这是一个全新的事情,我知道你比我更多地参与其中,但这是一个学习经验,我很想再重复一次。

Julie Bowman:这很有趣;第一次总是有点挑战性。我们努力思考并真地想象出未来的样子,最后证明这确实是一个有效的方法。我认为,研究中心会喜欢这种方法。因为我在过去六年里一直是远程办公,所以我习惯于呆在家里,镜头是新买的。通常,我不会拍摄自己,我也不看电子版文件,但我认为……

Arsalan Arif:[…].

Julie Bowman:这就是我要说的所有内容。但我要说的是,这在某种程度上导致我们不仅作为一个组织,而且作为一个市场。当我们真正开始跳出束缚,开始有点更多的创造力,我敢说我们在尝试新事物方面非常大胆?有很多人不再年轻,确实倾向于按部就班,这就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做法。这导致我们很难推销一个新的结构和新的想法。新冠疫情在这方面的推动作用十分明显。由于我们的CRA不在现场,我们被迫重新思考如何进行SIV,以便我们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我们的时间和培训机会,以及与研究中心进行联系。我们都知道,面对面的互动对于建立关系真的十分关键。所以,我们不得不通过任何方式应对全球大流行病。我希望,随着我们向前迈进,当我们走出这场大流行病和背后的恐慌时,我们会看到有很多真正积极的东西,我们可以在此基础上继续向前迈进。

Arsalan Arif:对。你们都提到了一些非常好的观点。Reena和Julie;看来你们已经在家里工作了一段时间了。疫情期间经营一家有办公室而员工在家办公的公司时,真正的挑战在于:确保在家办公的员工不会被落下,确保他们参与每次谈话。所有这些事情,都非常重要。我认为这真的迫使管理层挖空心思地设法如何真正确保所有劳动力的参与。没有人希望发生大流行病,但这些是已经浮现的问题。三位专家都已经谈到了这个方面。Julie,你提到了许多项目管理和沟通问题,还提到了一些原文不熟悉数字技术的群体。我们只能说,人们在这场疫情中被迫成长了。现在,随着大流行病的发生,他们都有点被迫这样做,但也许你可以给观众一些实际的建议,只是一些快速的实际建议,你如何做项目管理?当我们在这里发生大流行病时,你如何做好沟通工作?当有些人却不配合,你采用了哪些策略?

Julie Bowman:我所做的就是真正给出所有必要的信息。当进行面对面(而非通过视频电话或会议)交流时,我们可以阅读对方的身体语言,解读对方的表情,了解对方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而不是从他们嘴里说出来的话?数字化沟通模式让我们错过了这个机会。我要说的是,我们的组织甚至认识到,打开摄像机将真正成为我们需要与我们的团队实施的关键战略,以帮助促进这些关系,但我认为真的几乎--我不想说过度告知,但当你以书面形式进行沟通,给出所有的细节,确保你给他们足够的信息。我认为,在过去,我们很容易把一封可能只有部分信息的电子邮件说出来,并认为我们的团队会理解它,因为他们可以直接跑到我们的办公室问我们问题。我们不再有这种情况了,所以我们需要在与团队的沟通策略上非常有策略。我们需要明白,文件将仍然是至关重要的,我们的尽职调查和我们的沟通方式将确保我们在前进过程中的成功,而最初提供所有的信息有助于,对于我们那些也许不那么精通数字技术的团队来说,要更舒服一点,因为现在他们不仅要在技术上挣扎,然后我得弄清楚她的电子邮件到底是什么意思?坦率地说,我认为这种情况经常发生。

Arsalan Arif:非常普遍。

Julie Bowman:是的,所以我认为我们能提供的细节越多,有效的沟通真的十分关键。

Arsalan Arif:Kim,你要补充一下吗?

Kim Steel:作为一个项目经理也是如此。或者说当你担任项目主管时,你需要明白每个人也是不同的。有些人是视觉型的人,有些人喜欢大量的文字,有些人一看到诸如"[......]我正试图联系你,所以我认为只要拿起电话,你就必须知道你在和谁合作,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你需要有这种关系,你先打电话说“你好吗?”实际上了解你在和谁一起工作,这不仅仅是不断地工作;我认为你也需要这样,特别是远程工作。

Arsalan Arif:是的,当人们只回答“好的”"时,你永远不知道[...]-----

有请Julie。是的,有可能在胡说八道,所以它-----。

[…].

Arsalan Arif:对,我认为这是最安全的方式。坦率地说,但看到有些人……Julie,你显然在这方面有特殊的天赋;Kim,你也是。我的意思是,这是你认识到的一件事;许多人只是——我的意思是,我自己的组织中就有这样的人。这就像“你知道吗?我很忙;我要去接孩子,我有一分钟的时间来写一句话。为什么人们对此有意见?”

有请Julie。是的,没错,就是这样。因此……

Arsalan Arif:更多评论[…]好的。

有请Julie。这需要进行艰难的权衡。

Arsalan Arif:对。关于我们在大流行病中学习的东西,我们已经谈到了项目管理,清晰的沟通,与区域合作伙伴的合作,以及国家之间的文化差异。在座的各位现在都在处理些问题。本次研讨会时间有限,但我仍然想在这里提出一些问题。我提出了几个要点。Reena,你曾说过;我可以不厌其烦地谈论整个行业在技术方面是如何落后这个问题。这确实是整个小组成员的问题。

问题:你认为什么样的创新将对未来的临床试验发挥重要作用?Reena,你已经说过,在其他国家,有些规定是强制性的,而在我们国家,就比较松散。那你希望看到什么样的技术?我知道,我们不想作纸上谈兵之类的工作,但你真正看到的新兴技术有哪些?

Kim Steel:你处于静音状态,Reena。

Arsalan Arif:Reena,你处于静音状态。你的麦克风可能处于静音状态,但你的镜头却没有。不,我们还是听不到你的声音。我们为什么不尝试解决这个问题,并尝试让Julie或Kim来回答这个问题?

Kim Steel: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认为我们有非常先进的EDC系统。但实际上,当你在输入并使用它,如果你想做软数据库锁或中期分析,我们似乎仍需努力提高能力,让PI能够在某些点上签署某些数据。否则,你仍然必须等待到研究结束。这是相当令人沮丧的。我认为,如果我们要做大量的远程监控,就需要有这样的技术,特别是围绕数据的可视化技术。我知道这一点到处都在出现。我认为这一点真的很重要,可以跟踪你的研究情况,并产生实时报告,特别是在时区之间,而不是依靠不得不通过电子邮件和等待24小时的更新,所以我认为这些真的很关键。

Julie Bowman:我想这是真的。从监测的角度来看,我看到的是,我们的很多研究中心和医院系统都使用电子医疗记录,这很了不起。这确实令人惊叹和赞扬。但我认为,我们有时会认为这将使监测变得更容易,而事实并非总是如此。我们有受保护的健康信息的结构,所以能够让CRAs进入系统,并理解电子病历并不自然地与CRF的流程相一致。所以,理解当监测人员进行远程监测或甚至在现场时,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试图去寻找那些实验室结果或去寻找一个数据点,可能需要45分钟才能找到。因此,如果我们能想出……我知道目前有一些组织正试图找到一个更简单的过程,可以将EMR与……从临床试验的数据收集角度,使监测更容易一些。当然,这将确保在我们去锁定时,最终的数据更干净。

Arsalan Arif:Reena,你再试一下。不,我想你的麦克风对我们禁音了。你已经给我们分享了大量的独到见解。我们只剩最后一个问题。Julie和Kim,也许你们可以说说。另外,观众们如果没有听到你们提出的问题,请点击“问答”按钮,确保发出相关问题。Novotech团队的反应非常迅速,会尽快给你答复,所以请将你的问题提交给他们。

问题: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Julie和Kim,一个早期阶段的公司在哪个发展阶段应该开始找你讨论全球试验的相关问题?

Kim Steel:Julie,你可以先回答这个问题吗?

Julie Bowman:你先开始吧,摄像机已经在拍你了。

Kim Steel:不,Julie,你来。我认为你有一个非常好的-----

Julie Bowman:好的。

Arsalan Arif:对。早期阶段的公司需要在哪个发展阶段开始讨论全球试验的相关问题?

Julie Bowman:一旦公司决定准备开始考虑全球研究,就到乐需要进行对话的时间了。CRO一般都与客户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新客户一般无法通过一次或两次会议,就做出决定。这是一场持续的对话。我们提供我们的服务,支持和帮助申办方做好准备。这些早期的公司通常财力不足且资源少,需要有人有专业知识,能够引导它们完成这个过程。所以,这个过程永远不会真的太早。我过去曾与申办方合作。在概念点上,申办方通常会说“这是我们的想法。你们有什么想法?你们的团队”-——我们的团队与其他CRO——“拥有我们没有的视角”。此类对话进行的越早越好,因为确实能帮助小公司做出一些好的决策,这有利于小公司的财务安排,最终有助于其实现想要的目标。我认为有时人们的恐惧是现在开始谈论它还为时过早,而现实是它并不早。

Arsalan Arif:你能补充一下吗,Kim或Julie。我经常听到的事情,这就像“你一想起来,就来找我们”。为什么人们不这样做?为什么总是出现这种情况?

Kim Steel:我们试图鼓励它,我们试图让它在项目经理的雷达上,但我认为有时它被看作是一个秘密。实际上,CRO是在申办方方面,我们想让你达到这一点。但要做到这一点,我们要确保,如果你在I期,你的计划是什么?你的II期计划是什么?你是否需要同时比较很多不同的程序和数据?如果是这样,你已经可以开始对I期试验进行编程,从而了解所有相关数据如何相互交互。我认为,只是保持开放的沟通渠道,我们不会泄露任何东西,但我们会想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在大多数情况下,当我与申办方合作时,我想成为申办方公司的一部分,我想知道它们的注册和商业战略是什么,以便我可以进行补充。

Julie Bowman:确实。我认为这一点的另一个方面是,有时当申办方进来,申办方正在进行这些初步的对话,作为那些主题专家,我们可以做的最好的事情之一是让他们退一步。通常情况下,申办方想的是药品获批上市用于治疗患者的那一天,其想法十分简答:我有一种药物,我知道它功效强大,我想把它推广给患者;我知道中间会发生一些事情,但我不太清楚那是什么。所以,我们通过预先提出这些问题,可以帮助它们把计划落实到位。这不仅是帮助申办方学习如何做好启动准备,而且要了解它们需要提前多长时间思考。因为如果申办方想得太远,它们就会错过一些前期的好机会。这些机会真的可以帮助它们更好地进行自我定位。所以,就像Kim说的那样,我们要建立合作关系,帮助申办方理解这是一种长期的关系,尽可能早地提出相关问题,那么结果一定令人满意。

Arsalan Arif:非常好。Kim,我认为你说的秘密诀,或者只是它们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种事情;通常有10个人已经得到了那个东西,那这个东西就沦为平常了。因此,这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观点;相关公司应该尽快来找你们,因为那时真的符合它们的利益。这可能不是一个长久的秘密,你们将能够帮助他们。我们今天会议就到这里了。我想感谢今天的所有专家。Julie Bowman、 Kim Steel和 Reena Lynam,我真的很荣幸听到你们所有人的观点。

Julie Bowman:太感谢了。

Arsalan Arif:非常感谢。

Kim Steel:谢谢。

Arsalan Arif:非常感谢。我是EndPoints News的ArsalanArif。希望在下一次网络研讨会上再见到你们。谢谢!

阅读全文